http://www.mixedpome.com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纪录片《传家》,告诉你高房价下什么才是美好生活

纪录片《传家》,告诉你高房价下什么才是美好生活

时间:2017-04-13来源:www.mixedpome.com 作者:闽南新闻-闽南综合门户网点击:
人文纪录片《传家》第二季总导演张钊维1987年,台湾解严。一批拿着VHS家用摄影机的年轻人走上街头,出现在各种社会与政治抗议的场合。在狂飙的年代,这批人成为

纪录片《传家》,告诉你高房价下什么才是美好生活

人文纪录片《传家》第二季总导演张钊维

1987年,台湾解严。一批拿着VHS家用摄影机的年轻人走上街头,出现在各种社会与政治抗议的场合。在狂飙的年代,这批人成为台湾第一代独立纪录片人。

台湾解严7年后,28岁的台南青年张钊维退伍,收到家人送的一份礼物——一台V8家用录像机。已经进入《台湾立报》当记者的他,凭着一腔热血,被这台小录像机改变职业轨道,当即弃文从摄,自此“走上纪录片的不归路”。

今天,51岁的张钊维已是两岸三地纪录片领域中绝对的中坚力量,他制作和监制的纪录片已获得四座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。身为CNEX纪录片基金会董事和制作总监,他在CNEX创立之初就喊出“每年10部,10年100部,给下一代太平盛世的备忘录”的口号,为新一代纪录片人提供创作与交流平台,“它在一开始,就是设定要对华人社会变迁的诸多面向进行记录,立此查照。”

让城市看见乡村、让沙漠看见海滨、让白领看见劳工、让北方看见南方、让西方看见东方,这是张钊维认为的纪录片的沟通功能,社会的差异与多样,都通过纪录片来审视、观察和记录。

接拍第二季人文纪录片《传家》前,张钊维花了很多时间思考什么是美好生活。

他想到自己的北漂身份,从台湾北上,在北京定居十年。“这个大城市,雾霾重,房价高,生活不便利。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年,未来至少还要再生活十年。如果我活80岁,生命里四分之一的时光是在北京度过,它一定有值得我留念的地方。”他想到所有北漂,念书的青年、工作的中年人、退休的老人,“北京是一个漂泊的城市,它一定有一种方式、一种内在的联系,让所有人愿意在这里工作、生活、奋斗、打怪兽。这些人与人相处的故事,才是值得回味的北京。《传家》想追求和达到的,就是这种东西。”

“我们想要透过镜头去捕捉这块大地上的中国人,不管是在山边海边、沙漠平原、城市乡村,他们是如何一步步靠近自己想象的美好生活?作为观众的我们会更加肯定,这是一块值得我们以及子孙繁衍生息的家园。”张钊维说,这一季《传家》,他们直面的是当下人的生活,从中找到跟传统的连接是什么,“我期待观众有一种信心,物质丰美的前提下,即便过去我们的生活经历各种战乱、内忧外患,我们还是跟传统的文明精神内核有藕断丝连的联系。我们没有打碎重来,通通都在,我们这次把镜头面对了这些地方。”

中国之地大物博,南船北马、南稻北麦,生活样貌可谓不同,在不同的地域,都有中国人的精神故乡。在全球化和城市化的趋势下,久远家传的文明礼仪是否面膜模糊?这正是第二季《传家》想要述说的。

中国千年的待客之道

2016年,第一季《传家》在央视面世,就在网络获得近亿点击量,豆瓣评分8.8分。50个典型的华人家庭,中国人最重视的“喜事、新生、团聚、交情、闲趣、传承”六大主题,串联起中国人“人生四季”的讲究和礼仪。

到了第二季,张钊维则要在“自然、人文、闲居、主客、兄弟、群聚”的主题下,在巴蜀、湘西、京津、闽南、蒙晋、钱塘的文化圈展现中国人心灵世界的传承。

要呈现当代中国民间生活景象,找人是第一道难关。

“我们尽量找一些看起来平淡无奇、耳熟能详的日常人,深入他们的生活或工作状态,去看到不一样的地方,寻找人生况味,情感连接的部分。”张钊维面对的第二个难题在于,要在每一集的短时间内呈现出“仁义礼智信美”这些中国传统精神内核,必须让观众信服,“为什么这些人是这样,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被看到。”

在这些日常百姓中,张钊维对闽南最为印象深刻,“我的祖先是从闽南去台湾,我相对熟悉。在闽南,我们以泉州、厦门、潮汕等地为坐标,通过五个不同调性的人物故事来探讨闽南地区待客之道。”

在泉州石狮祥芝村,每18年一次的普渡仪式,整个村庄都在紧密筹备。60岁的蔡志强,是村里唯一一位连续参与过两届大普的组织者,大普来临,村民穿红带香,走向绵延海岸线上的普渡棚,焚香祭祀直至深夜,海边烧冥纸迷离气息不绝。

纪录片《传家》,告诉你高房价下什么才是美好生活

闽南古老的普渡仪式

在厦门鼓浪屿,雷晶晶一家在古厝附近经营着家庭民宿。雷家古厝老屋建于1897年,是鼓浪屿上现存不多的中式建筑之一,也是岛上唯一一座仍然由本姓人居住使用的闽南古厝。屋里有旧船板做的家具,配上民国的老沙发,显示出名门大户的过往。

纪录片《传家》,告诉你高房价下什么才是美好生活

雷晶晶拿来做民宿的祖宅,是鼓浪屿唯一一座仍然由本姓人居住使用的闽南古厝

纪录片《传家》,告诉你高房价下什么才是美好生活

鼓浪屿民宿主人

张钊维认为,在民宿已经成为趋势的今天,雷家让他看到家族的历史与传承。雷家历史上出过末代皇帝溥仪的英文老师,出过建筑设计专家,林语堂早年也是雷家常客。“这家人,在过去就是非常好客的人,喜欢招待朋友。”当摄影机拍到雷晶晶去码头接客人,去菜市场买来海边螃蟹为客人煮粥,带客人去相熟的餐馆吃饭,实际上,是在拍闽南人家待客的礼仪与传统。

“一个人要把自家客厅甚至卧室开放出来,接纳四面八方的客人,这种胸怀是要很大的。” 张钊维说,这家民宿的不同之处在于,它不是商业逻辑下的细致与周到,而是“闽南这个区域一两千年来的待客之道”。

回到东方传统文化

在大陆做纪录片十年,张钊维走遍大半个中国。在《传家》中,有他非常熟悉的成都与北京,也有他从未涉足的内蒙古。

“我们在成都拍摄的是闲适、安逸,是一种对人的关爱,一种被丢失的东西。”张钊维说,始建于1923年的鹤鸣茶社是镜头的焦点,从清晨6点钟的老茶客,到晌午的游人、招聘面试的职场人士、聊天谈生意的老板,茶馆内发生的故事,几十年如一日不曾改变。

纪录片《传家》,告诉你高房价下什么才是美好生活

鹤鸣茶社是成都最具“川西民风古俗风味”的茶馆之一

“有一位102岁的老人家,每天一个人跑去茶馆,可以待一天。他不需要家人额外的照顾,家人知道他去茶馆也很放心,茶馆主人会把他照料很好。”张钊维说,以这位百岁老人为代表的老茶客,每天早上六点多就来喝老土炉烧出来的第一锅茶水。

纪录片《传家》,告诉你高房价下什么才是美好生活

102岁的老人每天六点独自到茶馆享用盖碗茶

纪录片《传家》,告诉你高房价下什么才是美好生活

彭镇观音阁老茶馆。三百年前是寺庙,一百多年前被文人收了改成了茶馆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