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mixedpome.com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生活资讯 > 这种夫妻生活最伤女人!千万别这样做!

这种夫妻生活最伤女人!千万别这样做!

时间:2017-07-31来源:www.mixedpome.com 作者:闽南新闻-闽南综合门户网点击:
“实况新闻”是重庆时报打造的重庆首款个性化资讯生活媒体平台。 通过频道定制,您可以定制自己的专属频道。

这种夫妻生活最伤女人!千万别这样做!

第001章 发怒

鼎鑫公司总裁夏安心,抄起桌上最喜欢的紫砂茶具,狠狠地摔在地上。

“咣当!”

茶具与地面接触顿时摔成无数片,这声音像炸雷似的在空旷豪华的办公室里回荡。

她柳眉高挑,细腻光洁俏丽的面庞带着温怒,清亮迷人的双眼像两柄利剑望过去,一身青衣包裹住苗条身材微微颤抖,整个人散发出刺骨的寒意。

“臭丫头,你办的事自己善后……”

对面,是夏安心的表妹路婉儿,一头短发显得青春时尚,肌肤如玉,美目流盼,一颦一笑间说不出的灵动,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。

此时,路婉儿秀气的面容受到惊吓,水汪汪的丹凤眼委屈望向她。

这份委屈在眸光中逐渐扩大,目的当然是想博取表姐的同情,却发现她根本不看自己。

路婉儿年芳二十二岁,大学刚毕业就来到表姐身边,两人不愧是表姐妹,同样是天生丽质,鹤立鸡群的美女两枚,性格却相差甚远。

也许是经受过感情的冲击,夏安心显得稳重大方,而路婉儿却跳脱张扬。

有外人在场时,路婉儿一本正经地称呼她总裁;没人的时候,立即亲热地称呼姐。

如今都是独生子,表姐妹就和亲姐妹一样。

一年前,夏安心的丈夫突然故去,她大病一场,生病的公爹委托她管理公司。

常说屋漏偏遇连阴雨,她父母又惨遭车祸双双故去。

连番打击她感觉痛不欲生,如果不是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宏儿,她也会随之而去。

衣带渐宽以后,她不能不坚强起来,做好鼎鑫公司的掌舵人。

在外人面前,她是雷厉风行,说一不二的女强人。没人的时候,以泪洗面,彻夜难眠。

小姨可怜她,为了照顾宏儿,毅然辞去工作,甘愿在她身边当保姆,表妹大学毕业也来到她身边。

如今,表妹怎么会做出这样荒诞的事:假借公司招保安,实际上给宏儿在“六一”雇佣陪玩爸爸,这事怎不让她生气。

丈夫刚死一年,被人知道这事,一定会以为她想另抱琵琶,被人戳破脊梁骨。

何况接手公司的时候,她签订了那样的约定,这授人以柄的事绝对不能做。

此时,路婉儿眼神慌乱,鼓起红唇弱弱地辩解:“姐,你别生气,其实这事都怪你。”

夏安心犀利的目光带出怒气,白皙的面庞增加了上位者几分威严。

“你做的事,还怪到我头上?”

路婉儿满腹牢骚,幽怨的目光望过来,不管不顾地低声说:“如果不是你,骗宏儿说父亲出远门,他如何会向我要爸爸,怎么会提出这要求……”

宛如泄气的皮球,夏安心面前出现宏儿天真灿烂的笑容,刚才的强势烟消云散。

“宏儿什么时候对你说的,他从没对我说过……”她喃喃自语,这语气低沉暗哑,带出孀居女子的无奈。

同时,眼眸里突然多了些水雾。

在清澈的目光中,这雾霭仿佛节日的烟花璀璨迷人。

路婉儿立时看呆了,如此娇容我见犹怜,可惜表姐才二十四岁就要常伴青灯古佛,自己一定要帮她。

表姐比自己大两岁,她不想让对方成为古董。

此时,夏安心手里拿着笔却已失神。

前些天,在丈夫上官辰周年亡故的仪式上,她已经暗自下定决定,不再流泪。

此时此刻,心却再次感到刺疼,疼得她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。

宏儿才一岁多,就知道有选择性地对人说话,这孩子实在太懂事太聪明了。

可他究竟还是不懂事的孩子,才会对小姨要爸爸,还提出这样的要求,她怎么能责怪他。

儿童节爸爸陪儿子游玩,很平常的小事,对宏儿来说却永远不会实现了。

眼波转动,她把眼眸中的湿气强硬地压下,沉下心来继续批阅文件,却发现文件上字迹模糊,抽出纸巾沾沾眼角。

沉默片刻,既是对表妹的解释,语气中又露出浓浓的无奈。

“我也想对孩子说实话,可惜他爷爷不许……”

原来不怪表姐,是自己错怪她了!

路婉儿不知道如何劝表姐,心突然出现块大石头猛烈地压下,感觉喘不上气来。

“又是那个老东西!”所有的不满喷薄而出,路婉儿脸部的不安转化成怒气,毫不客气地迁怒到他人身上。

“婉儿,不怪他,他也是不忍……”夏安心语气低沉,秀气的双眉紧皱在一起,这表情破坏脸部精致的美感,显出几分凄楚无奈。

称呼悄然起了变化,从臭丫头变成婉儿。

也只有在表妹面前,夏安心才不用掩饰自己的情绪。

察觉到表姐的心态,路婉儿感觉自己很幼稚。

同时,心里的委屈一扫而光,表姐这是原谅她了?她心中的阴霾渐消,却没发现对方的情绪沉入谷底。

人常说有了阳光就灿烂,路婉儿眼珠乱转,诚心诚意地道歉。

“姐,你别生气,我一定安排好……”

“把事情收拾干净,千万别让任何人知道。”夏安心的低气压继续袭过去,却已没有了刚才的威势

“姐,再生气你都变丑了,笑笑……”路婉儿想让表姐开心点,却没收到半丝效果。

“少罗嗦,你让他们散了,就说人员定了。”

都是自己平时纵容,臭丫头才敢肆意妄为,不给她点颜色看看,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事来。

接手公司以后,她每天如履薄冰,生怕有所闪失。自己尽管是经营管理系硕士研究生毕业,实际经验却稍显不足,必须全力以赴才能掌控如此庞大的企业。

想起小姨对自己的恩情,夏安心语气缓和下来,低头继续看桌上的文件。

却发现文件上的字迹都在跳跃,习惯性地去拿杯子喝水,才想起来,自己喜欢的紫砂茶具已经成了碎片,就像如今的生活破碎不堪。

路婉儿见机行事,手脚麻利地把地上的水渍和瓷片处理干净,又找出一个质量不错的细瓷杯洗刷干净,沏好茶狗腿似的小心放在表姐桌角。

她知道表姐的意思,却不会执行。有句成语叫做阳奉阴违,她眉梢跳动几下,打定了主意。

一定安排好,绝不是就此止住,而是先斩后奏。

想到高兴处,妩媚的丹凤眼弯成月牙形,更显出几分灵动活波。

第002章 帅哥

对于路婉儿的小心思,夏安心当然能察觉到。

不管对方怎么蹦跶,最后的决定权在自己。

刚才敲打几句,表妹一定会有所收敛,还是等对方找自己再说。

面前的几份文件至关重要,她必须认真对待。

此时,路婉儿得意地敲击着高跟鞋转身走出去,苗条的声影留下俏皮得意的气息,刚才挨训没在身心留下丝毫痕迹。

刚走出总裁办公室,矮胖的小王秘书讨好的表情走出来。

秘书办公室的人,谁不知道这位路秘书是总裁身边的红人,相当于她们的秘书长,有巴结的机会当然不会错过。

“路秘书,总裁有什么吩咐?”

“招聘的事,来了多少人?”她压低嗓音问。

“来了五十多人……李秘书正在登记。”

瞧瞧,选一个人,来了五十个,大公司人气指数就是旺!原来自己不能去读研还感觉委屈,如今看明白,本姑娘就是读研以后,想进大公司,就像唐僧去西天取经,太难了。

如今,她特别感谢表姐,还有忍辱负重的老妈。

“我过去看看,这事别惊动总裁。”刻意压低的声音带出威严和警告。

“好的!”王秘书恭敬地回答,胖胖的圆脸增加了无数笑意,行动上不敢有丝毫懈怠,退后半步走在路婉儿身边。

两人沿着宽敞的走廊往前走,前面就是公司会议室,这里平时是总裁召集公司骨干开会的地方。

路婉儿暗暗打定注意,必须尽管把这件事处理完,否则影响大了,又给表姐添堵。

她推门走进去,会议室装修得很豪华,实木桌子,软包老板椅,大理石主席台,以及落地紫红色窗帘都显得奢华大气。

此时,五十多个应聘者毫无形象地分坐在椅子上。他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高矮胖瘦都有。

随着她进屋的脚步,大家顿时正襟危坐鸦雀无声。

路婉儿神情自若地坐在主席台正中位置,这里平时是表姐的座位。

台下五十多双注视的眼睛,她感觉心里有点小紧张。

稳定心神,低头去看手中的资料。

实际上,她早就在心里定下标准,招聘来的人一定要相貌堂堂五官端正体型匀称……总之要校草级别的帅哥,才能配上绝美的表姐,不对是配上自家小包子宏儿。

想当小包子的爸,即使是临时的,也不能有丝毫暇眦。

当然,她自己也有点私心。

尽管她天生丽质,却出自普通家庭。父亲在某研究所工作,母亲是中学老师。没有任何背景的她,就像一枚丑小鸭。上大学时,追求她的小伙子都是歪瓜裂枣,校草级别的帅哥都围着有钱有势的姑娘转悠,让她至今憋口气。

所以,大学四年,别人的异性朋友满天飞,她本着宁缺毋滥的想法,还从没交过男朋友。

今天,虽然不是为自己选男朋友,有合适的不妨纳入私囊,有句成语叫假公济私。想到这里,她的脸微微泛红,更显得艳如桃李。

小伙子们在会议室里等半天了,只有一位其貌不扬,戴着厚厚眼镜的女秘书接待他们。把他们的求职简历收到一起登记造册,这些人深感无聊,会议室像菜市场乱哄哄的。

终于,大家看到两位年轻姑娘走进来。前面的姑娘太漂亮了,亭亭玉立的身材,秀美的五官,那双灵动的双眼仿佛清晨迷人的景色,让人永远也看不够。

尽管她也是和其她两位姑娘一样,身穿蓝色职业装,却穿出不一样的效果。

后面的姑娘仿佛就是她的陪衬,那种渗透于骨子里的谦卑恭敬,以及矮胖的身材明显是配角,吸引不了任何男人的眼光。

此时,路婉儿吹弹得破的面容带出笑意,漂亮的双眼仿佛会说话似的在人群扫过。

这目光,使纷乱的场面很快肃静下来。

美人,谁不喜欢,何况能主宰自己命运的!

这些荷尔蒙明显过剩的小伙子,看向对方的目光带出探寻和玩味。

听说这家大公司的总裁是位美女,难道这位就是?他们马上否定了。

据说女总裁丈夫故去,她上位以后,很少在人前露面,即使出现在公众场合,永远是一身青衣。

据说女总裁做事雷厉风行,一年以内,几个决策性方案实施以后,公司的效益猛增,被称为商界奇才。

据说女总裁永远是一张冷面,气场太强,没有人敢走近她三步。

这位姑娘穿套制服,明显是云英未嫁。在失望的同时,他们心中燃起新的希望。

假如能进这家大公司,女总裁不敢想,能经常与这位姑娘见面,大有希望抱得美人归。

他们灼热的目光看向她,目光中的含义不言而喻。

这姑娘低头看资料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会议室里安静下来以后,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。

路婉儿心中盘算,五十多个男人,先选出几个,明天找机会让表姐过目。

她按照李秘书登记的名单,按顺序喊人。

很快,前面二十个小伙子,不是太矮太瘦,就是五官长得太困难,都被她无情地打发了。

她故意装出表姐的冷漠和淡然,却如蹩脚的演员,在拒绝的时候,脸上带出几分多余的歉意。

“下一个,凌风……”她低头看着登记表喊人。

“到!”清脆悦耳的回答,带出成熟男子的魅力。

路婉儿抬头看去,只见这人俊美绝伦,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,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。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,剑眉下是一对深邃的凤眸,正放射出精光。坚挺的鼻子,厚薄适中的红唇看起来赏心悦目。

小伙子身穿一套看不出品牌的运动衫,袖口领口已经磨得发白,却洗得干干净净。

那独特的气质和魅力,很像落魄的王孙公子,让人不能不重视。

在这样的场合,容貌气质俱佳的他不像是来应聘的,倒像是位视察者,衬得同类求职者黯然失色。

路婉儿顿时有点失神,对面的男子太帅了,同时带给她一种熟悉感,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这男人绝对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,如果未来的老公能有这样的颜值,她这辈子就满足了。

她感觉心中砰砰直跳,目光中多了几丝妩媚风情。

她暗暗下定决心,如果以后表姐用过……不对是小外甥用过以后,他对本姑娘有意思,自己绝不会放手。

也不知道表姐和宏儿看到这男子,反应如何?

想到表姐,她马上清醒过来,还是先把他们母子的事办好再说。

都说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绝对要抱紧表姐的粗腿,现在和将来才有光明的未来。

很快,这些胡思乱想都被路婉儿埋入心底,一年来的历练绝不会白给,她镇定自若地说:“凌风,你初选及格,明天再来复选。”

第003章 谁都有重要的人

“好!”简洁的回答和凌风的外表一样洒脱,却给人留下波澜不惊的沉稳感。

实际上,他的内心远没有表面这样平静,只不过把所有的烦恼掩盖起来。

他家祖孙两人相依为命,爷爷前些天又病了,他把家中值钱的东西和房子变卖一空,把老人送进医院。

由于在医院照顾爷爷,等老人出院以后,他回去上班,发现码头扛麻袋的工作竟然被人顶了。

正在找工作,没想到偶然捡到别人看过的一张报纸,看到了这则招聘启事。

“鼎鑫集团公司,月薪万元招聘特级保安……”这几个字立即吸引了他的目光,这家企业手笔确实够大。

众所周知,普通保安月薪几千元,特级保安大不了武力值强些,工作认真些。他在部队摸爬滚打几年,练出了不错的功夫,对付三五个壮汉绝对没问题,自我感觉完全可以胜任这项工作。

等他来到这家公司应聘,看到如此规模的企业,会议室里众多对手,他的自信逐渐消失。

这样的职位,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,他这样的陌生人只能是陪衬。

至于主持招聘的是位美女,他根本没注意。像他这样的普通人,还带着多病的爷爷,除非姑娘瞎眼,才会看上他。

何况是大公司的美女管事!

明知道不可能,何必痴心妄想。

所以,他对出现在面前的路婉儿视而不见。

他感觉奇怪的是,这美女招聘特级保安,既没有考较功夫,又没进行答题或者问话。

只是对求职资料简单看看,目光关注在应试者的外表上。

他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,这是上天赋予的财富。

可男人决不能靠脸面吃饭,想完善自我,必须经过自身努力。

这些年来,尽管他不断努力,却时运不济。

他并不气馁,信奉天生我才必有用,尽管一贫如洗,依然对生活充满信心。

当听到初选及格,他才发现决定命运的女孩很美,那双杏眼似乎蕴含着特殊含义,他对这些直接无视。

在大家羡慕嫉妒的目光中,他离开了会议室。

人都是自私的,自己初选过关,高薪职位大有希望,他想尽快回家告诉爷爷,也许老人高兴病情会减轻几分,任何事任何人都没有爷爷重要。

他离开会议室,沿着走廊往外走,突然看见前面有间办公室的门虚掩着。

几年的侦查员历练,他的双眼足够犀利,从门缝特定的角度看去,隐约看见有位身穿青衣,纤弱妙龄的女子正聚精会神地伏案工作。那落寞孤寂的身影仿佛是座亘古不化的冰山,任周围沧桑变化巍然不动。

在这春末夏初的季节里,他顿时感觉到凉意和震惊。

见过生死的他,很少有撼动内心的人和事,这惊鸿一瞥却让他的心紧缩起来。

这女子究竟经历过什么事,才会心态如此炎凉。

在这一刻,他很想走近温暖她,蓦然想起刚才在会议室里应聘者的议论,莫非她就是这家大公司的总裁?

这时,会议室里有人走出来,杂沓的脚步声在他身后传来。

他急忙离开,怕引起身后众人注意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那妙曼的身影仿佛生了根,就这样留在他心里,变得很重很重。

会议室里,小王和小李两个秘书互相看看,不能不说,路秘书选中的这位小伙子很帅气。

难道不是在选保镖,而是在选美?

坐在椅子上余下的三十位小伙子,都恍然大悟。

原来这位美女以貌取人,对照自身,深感不足。有些人泄气地悄悄离开,还有些人痴心地等待。

路婉儿心里琢磨,还是多两位陪衬,她很快选了两位顺眼的小伙子,然后把所有人都打发走了。会议室里安静下来,她认真地去看凌风的资料。

二十七岁,是退伍军人,怪不得如此优秀。

他家中还有位年迈的爷爷,这身世够可怜的。

明天找机会和表姐谈谈,两天以后就是“六一”儿童节了,可怜的小外甥不知道等的多心焦。

事情办完,路婉儿心情愉悦。对一直恭敬地站在身边的两位女秘书说:“你们工作不错,我会对董事长汇报。”

一句话说到两位秘书的心坎里,矮胖的小王秘书脸上绽开笑容,小李秘书眼镜上的光环高兴地晃动起来,似乎又增加了几圈。

离开会议室,两人自觉地一左一右陪伴。

路婉儿回到办公室,忙一会准备下班。

今天下班以后,她想回家陪陪孤单的老爸,老爸老妈在她心中最重要。还有个原因,事情没办好前,她想躲避小外甥,那孩子的目光让她心尖都疼。

下班时,她再次走进总裁办公室。

“姐,别忙了,该下班了,我今天晚上回家,你和我妈说声。”

夏安心知道,表妹说的家是她自己家,自从姨妈来到她身边,家中只剩姨夫。

不定性的表妹有时候来陪他们,有时候回家陪她父亲,还有时三五位同学不知道去什么地方聚会。

只有周末小姨才有时间看望小姨夫,老夫妻才能团聚。

这一年来,如果不是有姨妈和表妹陪她,她绝对熬不过来。

自己不在,没有人庇护的宏儿怎么能长大,为了儿子她也要坚强起来。

感念小姨的恩情,她对表妹疼爱有加。

此时,她完全没有大总裁的威风和气场,语气温柔地叮嘱。

“婉儿,记得给姨夫问好。”

“姐,我们一起走吧。”路婉儿知道,如果不拉着表姐离开,她工作起来又会忘记时间。可怜的外甥宏儿,一定在家等急了。

“好吧!”姐妹两人一起把办公桌上的文件收拾起来,离开总裁办公室。

室外,阳光明媚,初夏的天空没有一丝阴霾。

夏安心开着女款宝马车缓缓离开,这速度和她的心态一样平静。

后面,路婉儿开的纯白色起亚K5,一路喇叭鸣叫,贴着表姐的车超越过去。错车时,她俏皮地从车窗里伸出两根手指,张扬地晃晃。

“好好开车!”夏安心没好气地申斥,杏眼中流露出强烈不满。她心里嘀咕,也不知道将来什么男人能容得下表妹如此任性。

真羡慕表妹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满不在乎。

今天自己和她发脾气,她转眼就丢到脑后。

此时,她能感觉到表妹心中的愉悦,内心似乎轻松许多。

能在自己庇护下,对方永远这样单纯快乐,她感觉欣慰和满足。

如果自己有表妹的那份乐观豁达,也不至于每天心事重重。

假如姐妹两人的生活互换,表妹也这样没心没肺多好。

如今,表妹开心的回家了,而自己的家在哪?

小时候,总以为父母身边就是自己的家,长大遇到了他,他的身边就是家。

转眼间,生命中重要的三个人都离开了,不知道哪里才是她的家。

只有一个小人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,那就是儿子上官宏。

她必须为儿子撑起片蓝天,让儿子感到家的温暖,至于自己早没有了这份奢望。

第004章 家

十几分钟以后,在一处豪宅门前,夏安心的宝马车缓缓开进院里停下。

这里是典型的小四合院风格的住宅,前院是公爹公婆还有小姑上官婷的住所。

同样格局的后院是她和孩子,以及对外称保姆,实际上是她小姨,三人居住的地方。

她每天沿着长廊进出,才能回到后院或者走出这栋豪华别墅。

婆婆乔娜不是宏儿的亲奶奶,也许是少了份血缘关系,这女人和自己天生不对盘,总是鸡蛋里面挑骨头。

看在公公明白事理的份上,她尽量不与老女人一般见识,除非惹到她的底线。

夏安心清楚,如果不是有他们母子,上官家所有的一切都应该由乔娜母女继承。她理解这女人的心态,唾手可得的东西成了镜中花水中月,当然生气。

实际上,她不想管理上官家的公司,更不想让儿子将来继承家业。凭她的能力,找份工作,抚养儿子长大不是难事。

人生几十年,没必要牵扯到没完没了的家庭纠纷中。

当初和丈夫结婚登记时,她清楚他家的情况,从没有嫁入豪门的感觉。

如果不是老爷子病残之身三顾茅庐请她回来,她才不想搅进大宅门脏污的泥潭。

回来以后,她不想惹事,可某些人却不放过她。

每天她在长廊进出,经常被乔娜母女奚落,她都默默忍受。担心说话的声音过大,打扰身体不好的公爹。

今天,当她走进长廊,看见继婆婆乔娜站在不远处,仿佛在刻意等她。

这女人四十多岁的年纪,也许是常年养尊处优,白胖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,超薄的唇带给人刻薄感,随年龄增长单眼皮耷拉下来,显得双眼过小。

此时,女人撑起精明的双眼,充满怨气的目光望过来,阴阳怪气的语气说:“哎呀,大总裁怎么才回来。”

夏安心抬眸看去,对方讥讽的目光像针似地刺过来。

她眼珠转动,停下脚步,浅淡的话如风般吹过去。

“乔姨,乘凉那?”

“哎呀,大总裁总算是看见我了,我还以为又像每天那样视而不见。”

夏安心眼眸里布满了阴霾,也许今天在公司情绪波动心情不爽,她一字一顿清晰地回答:“乔姨,我尊你是长辈,绝不是怕你,如果这样你还不高兴,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夏安心,别以为你有孩子,有老爷子护着,就想一手遮天,上官家还轮不到你说话……”乔娜怒不可遏,疾言厉色地申斥。

“不是我想管事,是老爷子把我们母子接回来的,有想法对你男人去说。”夏安心毫不客气地顶回去,知道这女人对她担任总裁不甘心,管不住自家爷们,背地里和她嚣张有什么用。

在乔娜眼里,夏安心就是见钱眼开,老爷子竟然糊涂地承认孩子是他孙子,谁知道那孩子是哪里来的野种。

“你赶紧滚出上官家,我家企业不需要外人指手画脚……”乔娜越说越气,淤积在心里的不满火山似地爆发出来,脸色变得相当难看。在她心里夏安心姓夏,凭什么管理企业,当总裁不知道捞取了多少好处!

夏安心脸色阴沉,仿佛木雕石刻般,乔娜怨毒的目光,泼妇般的表现,她已经多次面对。为了生病的公爹、为了死去的丈夫、还为了不懂事的孩子,她已经一忍再忍。

此刻,她目光燃起了火花,仿佛要灼烧面前这个女人。

“这些事,你找你丈夫理论,别在我面前狂吠……”

“你这个臭女人,竟然诅咒你婆婆,我和你没完……”乔娜跳脚大骂,梳理得整齐的发髻悄然散开,微风吹来显得乱七八糟,仿佛地狱中的恶鬼。

两人都没发现,在葡萄架下有个轮椅,上面坐着一位老人,他铁青着脸,一动没动,仿佛与那些藤蔓枝叶融为一体。

他手中正死死地攥着阴沉木拐杖,指节发白,手上的青筋暴露,显见是达到暴怒的边沿。

这时,从前院屋子里蹦跳着跑出一位十三四岁的女孩,只见她长得娇小玲珑,脸型和母亲有几分像,唇边有颗小小的黑痣,明显破坏了脸部的整体美。她是乔娜的女儿,夏安心的小姑上官婷。

此时,她精明的双眼顺着声音看见了母亲,同时也看见葡萄架下那个悄无声息的父亲。

母亲的心思她知道,她想让自己将来继承家业,而父亲看重的是那母子。

她心里清楚,如果父亲听到母亲在找茬修理那女人,他一定会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
上官婷的神情紧张起来,急忙奔过来,拉住妈妈的手。

“妈,你怎么什么都说……嫂子,我妈心直口快,你千万别介意……”她满脸堆笑,边说边对母亲眨眼。

夏安心感觉好笑,乔娜如果心直口快,世上就没有刻薄之人。

她这女儿也是一丘之貉,只不过比老娘稍微聪明点。

今天,她怎么没帮腔,听起来反而通情达理,真让人摸不清头脑。

可悲的是,不管上官婷目光如何示意,情绪暴怒起来的乔娜根本没看清女儿的暗示。她薄唇蠕动继续喷射出怒火,不过发怒的范围扩大,把女儿也毫不客气卷进来,白胖的手指依然不屈不挠地指向夏安心。

“婷婷,我可是你妈,还不是为你争,你有点脑子好不好,她都骑你脖子上拉屎了,将来你长大了,公司还有你的份吗?”

上官婷深感头疼,眼角的余光扫向葡萄架下依然巍然不动的老爹。

“妈妈,你别再说了。嫂子,实在对不起,你快回去吧。”

夏安心非常奇怪上官婷的举动,这可是对方初次喊嫂子,今天的太阳不是从西方出来的吧?

她眼底冷清退后几步,想把这场戏看完再说,宏儿在后院有小姨照看她放心。

“这臭女人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,你这样向着她说话?”乔娜跳脚大骂,声音越来越高,脸上的肌肉都在颤动。

上官婷更加头疼,老妈是否到了更年期,今天荷尔蒙爆发的如此强烈,怎么就看不见她的眼色。

在无可奈何的时候,她想伸手把老妈的嘴巴堵住,千万别再说了,大老虎在那里看着。

“啪”地一声,她伸出去的手被暴怒中的乔娜用力甩开。

“好疼,妈,你疯了……”上官婷甩着被打疼的手,委屈万分地哭起来。

场面异常热闹,哭叫谩骂的声音形成一股交响乐,在豪华别墅的院子里回响。绿色植物的叶片悄然卷起,深怕玷污上这尘世间的污垢。

只有风依然不紧不慢地吹着,戏弄地玩耍泼妇的乱发。

未完待续……
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http://www.yaoyuanjx.com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